主持人:今天我们《在路上》请到的嘉宾是清华大学人文社科学院的院长李强教授。李教授,因为您现在是清华大学也是做着院长,您现在了解到的数据,中国目前大学生毕业之后的就业率,能够达到多少?

李强:就业率,你要去问各高校,都告诉你高就业率。因为大学他要把材料报上去,所以他就逼着这些学生,你必须得找人签,逼得这些学生只好恨不得父母都给他们找单位,往往是虚假的虚假协议。只要签了就表明叫签约率,所有大学都对外说,没有一个大学低签约率的,因为你这个大学未来还得招生。他如果说我签约,他把实际数说出来的话,那不问题就很大了吗?

主持人:清华大学就业率是多少?

李强:像北大、清华这种就业率都会报百分之百,签约率嘛。因为就业率和签约率是两个东西,实际上签约以后去不去没有办法追踪了。临到那,你们班主任逼着你说必须搞个签约率,中国造这种东西还不会造吗?到哪个单位,啪,盖个章说我暂时先要他了,其实你将来要不要无所谓,他回来好向班里做个交代,这样学校就会对外报说签约率很高。如果从全国水平来看,总是说大学生的就业率还是很高的。但实际上这就涉及到我们国家的所谓失业率,我们国家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大学生失业率,因为没有,签约率都非常高。

我们国家对外公布一个数据,你们可以看看国家统计局每年都公布的数据,这个数据叫做城镇登记失业率。为什么只是城镇呢?因为农村算不出来。城镇登记失业率,一般你去看国家统计局和各级每个城市都有,一般都是在4%左右。温总理年初报告也说,我们今年一定做到城镇登记失业率大约维持在4%左右,所以国统局那数据和温总理说的一模一样。那么真实失业率,什么叫城镇登记失业率?城镇登记失业率是指一个人他自己到街道办事处到民政部门去登记了,你明白吧。可能一个人长期在街道没有工作,街道老太太说,这样吧,你来登记一下,我们也帮你找找工作,于是他可能注册登记了。

这个概念说的也很科学,没有错误。“城镇登记失业率” 。有几个人去登记了呢?我告诉大家,少部分人去登记了,多数人没登记。实际的失业率,倒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搞了一本书,叫《社会发展蓝皮书》它每年发一本,大概发了十几年了。它的上一个报告告诉大家,说城镇的真实失业率是9.2,9.2这个失业率在全世界算是一个什么水平呢?应该说比较高了。9.2的失业率那就是说每100个人里有9.2个人失业,当然这个大家千万记住了叫城镇失业率还没有算农村,这是相当高的失业率了。农村是一大块,

主持人:所谓的剩余劳动力没算进去。

李强:没算进去。那是大块,农村劳动力是单算的,所以农村没有办法算,因为农民有土地你怎么算,只要是农村户口的人一般不算他的失业率。城市算的是有城镇正式户籍人口这部分人他的失业率。我们过去不是市场性国家,现在我们也叫市场性国家了。市场性国家既然劳动力流动了,所以失业是个正常现象。没有流动就没有失业。从前叫分配工作。分配工作很厉害。毛主席活着的时候说,首钢你接受两千工人,首钢就得接受啊。

主持人:生老病死全得它得接着。

李强:那个时候太容易了,今年毕业多少人,所有单位配给你们多少人,因为两边都是国家的,学校是国家的,单位也是国家的,所以国家就是从这个兜里掏出来放在那个兜里,还都是国家的,所以那个时候没有失业率。当年我们叫上山下乡,我们属于文革那一代。我是个初中学生。1968年突然大批的人上山下乡,我自己在农村呆过九年。要不是恢复高考,就没有我们这一代人了。

主持人:而且您上大学的时候也是比较年长的一个大学生,28岁了,是吧?

李强:对,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已经年龄很大了,幸亏邓小平说让大家考,要别的我们没有办法,当时社会风气不好关系盛行,我们这些人不会玩关系,不太会弄那些东西。但是你说要真是考试,绝对等着我们上吧,结果一考去。这种东西可见一个社会怎么样设计一个社会才是一个公平的社会,当我们讲就业这件事情的时候,待会儿我们也会谈到,什么样的就业体制是一个公平的体制,什么样的体制是不公平的体制这是核心问题。

实际上我们允许大家竞争,问题如果最后都是走后门都是拉关系,最后整个就业都是凭关系,现在社会风气确实也不好。整个你去看大学毕业生,毕业场合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着急,最后求到父母,父母到处托人,最后完全是关系后门,这也是社会抨击的,对不对?大家往往抨击说公务员,你这个究竟是公开竞争还是关系?

当我们说就业的时候,应该说中国目前面对的就业局面还是比较严峻的,一般即使是欧美传统性市场国家,它失业率也一般不能超过6%。6%和6%以下一般叫“适度失业” ,这是西方概念不是我们的概念。因为一个人既然允许流动,他就有可能说我不爱做这个工作,我再找一个工作,或者我就愿意歇一歇,他如果有失业保障的话,那么他就能有一个过渡期。所以任何一个市场性国家只要劳动力是流动的,他就会有人不在业,那么我们会说他是失业。问题这个限度是多大?6%是市场性国家上限,超过6%以上就认为是开始严重失业的。

最近欧美国家失业率也跟中国差不多,也是达到9%甚至10%也不少。当然一个国家如果失业率再往上攀升的话,我们社会学有一个基本概念,就是一个国家的失业率加通货膨胀率,两者之合如果超过20%,这个国家就要出问题了。

其实大学生就业比一般的人的就业问题更为敏感。因为大学生是更为敏感的社会群体。假设我们比较两个群体,一个是他只是受了,比如说像我们中国叫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另一个群体是比如说受过大学生的,甚至是研究生的甚至有人去读博士的,全世界的经验都证明,越是高学历的(人),他的失业对于社会造成的危害就会越大。全世界可以说没有一件事比这件事更重要了,就是说我们应该让年轻人有就业机会。

大学生失业,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而且呢,如果我们去看世界各国的经验,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最近北非、中东、西亚闹事不断,大家看到了吧。这两天是叙利亚对吧?埃及这两天审判穆巴拉克也闹的一塌糊涂,然后利比亚垮的很惨。整个它的社会的动乱从哪儿起来的呢?从突尼斯起来的。怎么从突尼斯起来的呢?大家知道那个事情的起因吗?

主持人:有个小伙子自焚是吗?

李强:对,太对了。就是因为这一件事情整个引起了突尼斯的动乱,就是因为突尼斯的动乱,结果发生了连锁的反应,整个北非发生动乱。而且我后来的研究证明,整个这场发生接连不断的社会运动,80%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

主持人:您觉得造成大学生就业难,从大学生本身来讲可能更多的原因在哪里呢?

李强:实际上任何一个事情都是有两个东西,一个叫期望一个叫现实。很正常期望总是高于现实。我们如果画两条线的话,现实总是和期望有一个差距。当然我们希望这个差距不要太大,如果差距落差太大的话,那么这个年轻人受打击很大,而保持一定差距的差距我觉得是适度的。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有梦想,对吧,尤其是年轻人更应该有梦想。

孙中山有一个思想叫知难行易。好多人觉得,做应该难,知一个事情应该是容易的。孙中山其实是告诉大家你有没有理想,孙中山举一个例子,他说我当年说推翻满清,没有几个人认同我,说满清那么强大你就一个书生孙中山你就想推翻满清,孙中山说你们看看现在怎么样。所以要有理想这是对的。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信心。

年轻人找工作嘛,肯定是期望值比较高,都希望找到好工作。所以有的时候,特别像一些好大学的人在挑。像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其实他们在挑工作。他去好多单位,好多单位要。他挑工作其中有几个关键因素,比如说收入。我想你一个大学毕业生,还没有展示你的才华,怎么让人给你定比较高的收入呢?这个比较难。你总得展示你的才华才能谈得上收入这件事情,大学生必须意识到自己是个起点。

第二,这个职务适合不适合自己,或者和自己的期望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第三个就是说,所谓发展余地,我有多大可能性被提升。其实很多事情是在过程中形成的,实际上事情发展偶然性很多的。很多成功者其实他们的发展道路也很曲折。我举个例子,你说鲁迅算有本事吧。鲁迅40多岁一事无成。他是个很有才气的人。他在日本时其实就开始翻译小说开始写东西。但是我觉得他对于后来辛亥革命那段时间是特别沮丧,他曾经在他的著作里写了这段,就是他的朋友钱玄同来找他,钱玄同办什么《新青年》办这些杂志跟陈独秀他们一块办,劝他说你文笔挺好的写点东西吧。他说,就好比说这个国家完全没有希望了,我觉得他那个感觉跟我在文化革命在村里的感觉差不多,就觉得国家完全没有希望了。就好比中国人他们都昏睡着,他们也没有人醒来。你非让我写东西把他们唤醒,他们如果完全没有希望的话,他们这样睡着死去也不算痛苦,你非让我把他们都叫醒了,他们多痛苦,你这不是害人吗?钱玄同后来这样劝鲁迅说,大家如果都醒了也不一定就没有希望吧,万一咱们把房顶掀开了,咱们要找出一个希望呢?就算没有门窗,咱们掀房顶啊。也可能就活了呢。鲁迅一想也对。所以鲁迅接受了钱玄同这个建议,说我写一篇吧,于是写了这篇叫《狂人日记》,于是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像鲁迅这样的人,可能很有才华对吧,但是他始终就没有来展现,机会也很偶然,其实鲁迅也不知道,鲁迅哪能知道他写了这么一篇《狂人日记》,从此就变成中国大文豪了呢?他根本没想到,他如果想到的话估计早写东西了对不对。

人的发展也有偶然性,这样的话,对于大家来说,你工作一个起点,练一练总比不练好,对不对?我倒很反对啃老族这套东西。

主持人:清华和北大的基本学生毕业生,可能面对挑工作,

李强:对。

主持人:但更多的,可能牌子没有这么硬的这些学校,很多可能就是,

李强:对。因为我们中国的大学,中国什么都讲等级,这个东西很不好,讲等级没有给人家竞争机会。所以我们中国首先有十几所号称要争世界一流的,后来又产生一批叫,大家上大学都知道叫“985”大学,“985”大学指一批大学全国大概有六七十所,还有一批叫“211”大学,这都是能享受国家教育部的一些待遇的。然后还有叫什么大本,还有给分成一本、二本,还有分成大专,其实这种分法本身并不好。知名大学并不是很多,很多大学都不是很知名的。这种大学,大学生他求职的时候,可能不如知名大学的求职的学生,在职场上可能更容易春风得意,对他来说可能更困难重重。

但是其实我觉得所有的大学生,所谓本科不就是说你在学校里受过四年训练吗?四年和你这一辈子比有多长时间对不对?不用把它看的那么重。不管上大学不上大学,其实人们后来的发展余地是很大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不要太在乎。实际上大学就是一件事情定的叫高考。高考确实这件事情,有两种观点:一种是赞同的,一种是批判的。批判就是说凭什么一榜定终身,万一人家那天是病了没考好怎么就那样去了呢?其实我们要意识到高考干什么用的,其实对于中国来说确实我们社会学管它叫社会筛选功能。当它要筛选出社会一批人的时候,首先要找出一个东西来,这个东西它首先要做到机会公平、程序公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还是要表扬高考的。因为高考不要再附加条件,我都觉得一会儿加分一会儿华约北约又自主招生,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是附加的,就应该原原本本的高考。原原本本的高考有什么意思呢?它就讲一件事情叫公平。它的一个最基本的原理是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这件事情是说,反正我考,考完以后分数来筛选。当然,分数筛选也不一定真的表明这个人本事大和小,说实在的分数只是一方面。但是社会还有其他很多机会,比如你工作以后,工作的表现。从这方面看,全国大学确实分成好多种不同类型的大学,这些大学因为高考把大家筛选了,所以进入好大学的人,可能在职场的最初的竞争点上确实占一点优势。

但实际上我觉得事实是,应该说实践和事实最厉害,你有本事没本事,你工作一来马上就看出来了,对不对?我觉得也不要把四年看的那么重。

主持人:就业难或者找工作难这个问题,是不是与他这个知识更新速度慢也有很大的关系?

李强:过去的大学特别像我们叫做学科学位,学科目录和现实有比较大的差距。这些年追的还算是比较快的,因为市场它反馈。但是说实在的,再追也没用。这就涉及到一个大学的功能,大学到底要干什么。大学实际上也分成不同的,比如说本科教育,然后研究生教育,研究生还分成比如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一开始当中国大学很不普及的时候,能上一个大学就很不容易,所以大学似乎是一个专业分类的一个途径,学了大学以后就按照专业去走了。其实当中国的大学扩招以后,大学的功能发生很大变化。大学实际上就是人们知识过程积累过程中,普遍知识积累的一个必经阶段。所以我们现在一下,就把大学专业分的很细的那种专业方法也不是很好。

我举个例子吧,美国大学教育,它的一进学就是没有专业的。美国的大学甚至一开始它那个大学一个院叫文理学院,连文理都不分的。全世界像我们中国这样从高中开始文理分开,其实国家并不是很多,它大学都不分文理。什么时候分的呢?二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的时候,它来定他的专业,这时候他才决定他去哪个专业。这也有一定道理,你说一个中学生懂专业吗?他根本不懂。所以中学生选专业的时候,很大程度上是他爸爸妈妈在那选专业。这个时候大学入学以后产生很大的痛苦,学生发现这个专业不是他喜欢的,我相信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一件事的话,他在这件事上很难作出很大的成绩

我自己这个院叫人文社科院,我们最近做一个改革还可以,所有考进清华考进我这个院的人,一、二年级不分专业,学美国这个体制;到第二年学期末的时候你去选择专业,这样他就有很大选择余地了。

分享到:
更多
 

表情 评论内容请不要超过2000字。

李强:大学生就业如何才不难?

“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上一届、这一届、下一届,届届失业。”又到毕业季,你找到满意的工作了吗?

收藏02459810

更多>>

更多>>